忍者ブログ

業蝕:肝勿

Sweet for Midnite Snack
MENU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月亮上的塵埃


初生的幼狼偎在母親懷裏,好奇地看著飄來飄去散落的狼群。
“這裏怎麼會有這麼多狼?”
“他們和我們是一起的。”
“這裏的狼,我一個也不認識。”
“慢慢就會都認識了,認識了他們,就認識了你自己。”
 
幼狼長成小狼,小狼將要步入成年。他在狼群中學習做一隻狼,認識了所有的狼。他成為了一隻優秀的狼,狼群還是漫漫一片,緩緩地飄來飄去。他開始有意識地遠離狼群,有時候他會跑到很遠的地方,但是最後他還會回到狼群中,和那些他認識的狼在一起。他總在告訴自己,我是一隻孤獨的狼,和我認識的所有的狼都不一樣,就算我不在,也沒有一隻狼會想念我,大家也都不會覺得奇怪的。小狼仍舊在狼群中,和他認識的這些狼一起生活。一起狩獵,一起睡覺,一起追逐遷徙。不管他離開狼群多遠時間多長,總能夠被狼群找到,他不再快樂,想著生活是多麼的乏味,永遠一成不變。終於有一天,他使盡渾身的力氣,撇下狼群,帶著他所有的驕傲向著他嚮往的世界飛奔。
 
遠離了狼群,小狼開始了獨立生活,負擔著自己的一切。他體會到了令他開心無比的自由,過自己想過的日子,開開心心地狩獵,每天晚上對著月亮唱歌。他知道,自己離狼群越來越遠。直到他遇上小母狼的那一天。
 
第一眼見小母狼時,她滿身的血,狼狽不堪,而她額頭上的那塊白十分顯眼。小狼本能地跑到她跟前,看著她看得呆了。小母狼筋疲力盡,顫顫巍巍地向前移動。
“發生什麼了?你遇到了熊?”
“不是熊,是鹿。”
“鹿?”
“鹿群……有十幾頭。”
“他們為什麼要攻擊你?”
“我實在是餓了,追了那頭小鹿很久。小鹿把我帶向了鹿群……”
“你現在……怎麼樣了?”
“我沒事,你幫我舔舔身上的血吧。”
小狼毫不猶豫地上去替她舐掉血跡,小心翼翼地,鹿血令他渾身發燙。小母狼的目光也漸漸溫暖起來。
“你怎麼獨自在這裏?”
“我習慣自己呆著。你也是吧?”
“不,我迷路了,找不到我的狼群了。”
 
小狼揀了些枯草蓋在小母狼身上保暖,為她抓了兩隻兔子給她裹腹,然後靜靜地守在她身邊,看著她逐漸恢復體力。小母狼額頭上的白愈發乾淨,神情也安定下來。
“你真漂亮……”
“你也是一隻很漂亮的狼。”
“你和他們走散有多久?”
“一個多月了。”
“時間不短了,那你怎麼找到他們?”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“你現在是這樣,肯定找不到他們的。”
“想盡一切辦法吧。”
小狼的心裏突然有了前所未有明確的目標,他自從出走後就漫無目的地到處遊走,沒有什麼特別要做的事情,現在他看到小母狼,她的額頭上是純潔無瑕的白淨,那麼無助那麼惹人憐愛,或許可以和她一起,創造屬於自己的生活。若真的可以,那麼一切都變得有價值了!他又激動又心虛,晃晃美麗的被毛,快樂地看著小母狼。
“你怎麼了?”
“我想陪著你……和你在一塊兒……”
“真的嗎?”
“你還會遇到危險的,有了我,可以保護你,我給你抓兔子吃……而且,我很高興和你在一起。”
“你真好,是我遇到最好的狼,還非常優秀。”
“那你答應了?”
“嗯,我很喜歡你。你願意幫助我找到我的狼群嗎?”
“找到了你就要和狼群走了,你不想和我一直在一起嗎?”
“我們當然可以一直在一起了,我會說服我的狼群,讓他們接受你。”
“那和我以前的生活有什麼區別呢?我們兩個,會比和他們在一起更開心的。”
“只有我們兩個,危險隨時都會降臨。”
“相信我,我會讓我們的生活幸福快樂的,和我走吧?”
小母狼被小狼說動了,攜手踏上了嶄新的旅程。
 
小狼欣喜地朝著這個美麗的目標飛奔。他將小母狼照顧得無微不至,小母狼再也沒有受過傷害。兩隻自由的狼形影不離,遠遠避開狼群,逍遙快活。突然一天晚上,小母狼額頭上的白色在月光的映照下特別瑩亮。她含情脈脈地對小狼說:
“我該走了,謝謝你一直以來護佑著我。我找到了我的狼群,他們正在逐漸靠近,我嗅到了溫暖。”
這讓小狼吃驚,一時間無法接受。
“為什麼?你不是要一直和我在一起嗎?”
“對不起,我承認利用你尋找我的狼群,你曾經讓我那麼開心感動,現在我要走了……”
“你騙了我,然後現在要離開我!難道我們的感情就那麼脆弱嗎?”
“不是,我好愛你的,可是只要我的狼群還在,我就沒有辦法和你單獨地生活。”
“難道是我不可靠?我無法與你的狼群媲美嗎?當你受傷的時候,你的狼群在哪里?”
“別這麼說,我永遠不會抱怨我的狼群,因為我需要他們。”
“你需要的是我!我能給你的,你的狼群卻給不了,然而你和他們都不一樣……”
“我和他們沒有不同。我本來想帶你一起去找他們的,可是我知道,你一定不肯。”
“我為什麼要和他們在一起,我自己挺好的!”
“你真幼稚。我們是狼,不是熊啊虎啊那樣兇猛的大型動物,我們註定是要群居的。你抬頭看看你每天晚上歌唱的月亮,我們就像月亮上的塵埃,微小的可以忽略不計。不要認為自己是一隻另類的狼,你的能力根本達不到獨處的地步,總有一天,你會想念你的狼群,會需要他們,因為你是他們的一部分。”
遠處狼群的合唱越來越近,小母狼提起精神。
“親愛的,和我走吧。我們可以一直在一起。”
“我不走!既然你要離開我就快走吧!我不再信任你,你帶著你的那些鬼話回到狼群中,過那平淡無奇的生活去!”
“我要走了,我會在所到之處留下你熟悉的我的味道,我盼著你能回心轉意,好嗎?”
小母狼轉身應和著狼群,淹沒在其中。小狼呆呆地站在原地,眼看著一隻又一隻狼從他身邊竄過,恍若他第一次有了要出走的念頭的那一刻。
 
小狼又剩下自己和自己作伴。他慢慢有了孤零零的感覺,小母狼的話一直在他腦袋裏迴旋,然後那些話越來越少,只剩下了“月亮上的塵埃”。小狼的痛苦隨著時間褪去,試圖以自己的能力證明他是可以獨處的。就在這時,他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障礙,一頭紅眼睛的熊。
 
熊的口水不可抑制地噴湧,他可能是餓急了,或許還生了病。小狼的脅迫感緊急提升,他
明明知道這只要攻擊他的熊是他沒有辦法鬥得過的,而現在轉身逃走又為時已晚,此時此刻的對峙實在是難耐。在最危難的刹那,應該會使體內的小宇宙爆發。小狼嘗試著去讀懂熊的思想,他大概呼喊著:“幫幫我,我不能控制自己”……不管怎麼樣,熊還是以排山倒海之勢向小狼撲來,他用這種力量將小狼推向了絕望的邊緣。
 
“上一次鬥熊,是我第一次見到熊。我就站得遠遠的,在媽媽的身下。狼群中那些我認識的和不認識的都露出了尖利閃亮的牙齒,每只狼似乎都知道自己要做什麼,該怎樣做。我親眼見證了狼群和熊的較量,熊顯得那麼孤立,悲壯得好像個英雄。但他還是被撕得粉碎,似乎不需要那層厚實的皮毛和有力的爪掌,拼出命成就了一種感覺。這一刻,我延續這種感覺,體會到了孤獨和驕傲。孤獨一直陪伴著我,我的驕傲跑到哪里去了?”
 
遠處什麼東西那麼耀眼?在太陽下,一塊跳動的白色,唱著勝利的歌聲。不,那只是領唱,隨後氣勢磅礴的合唱才更映襯了希望。小狼從娘胎裏下來後,從未如此興奮過,他跳起來,鼓足了所有的氣力,高唱著回歸的讚歌……
PR

Comment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E-MAIL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

Trackback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

× CLOSE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佐間要征
年齢:
37
HP:
性別:
女性
誕生日:
1981/09/25
自己紹介:
人臭、照臭、面倒臭

calender

10 2018/11 12
S M T W T F S
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

最新記事

(09/08)
(08/16)
(09/06)
(09/05)
(03/20)
(02/21)

counter

× CLOSE

Copyright © 業蝕:肝勿 : All rights reserved

TemplateDesign by KARMA7

忍者ブログ [PR]